大发客户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发客户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客户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1 11:50:0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内人造草企业一般只对中小客户收取预付定金,较熟络的大客户多是后期付款,遇上“跳单”只能自行承担前期的成本损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访者供图低调的世界工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东绿城在欧洲的一个建材店大客户,原本拥有三四百家店,疫情发生后全部店铺停业,其中部分门店永久关闭。由于库存积压,对方已经大幅降低采购计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调研显示,2000年前进入人造草领域的中国企业占比仅为6%,大部分是在2001至2005年之间创立,主要集中在江苏、山东、河北、广东及河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每日邮报》还提到,为确保疫情期间的安全,现场有多处横幅提醒示威者要戴上口罩,并遵守社会隔离规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从2019年开始,这个外贸行业开始遇到一些困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组数据,能够反映国内人造草企业的市场地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为中国体育用品业联合会人造草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,徐靓了解到,今年整个行业的外贸销售额同比下降约8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,人造草被大量用于足球、网球、曲棍球、橄榄球和高尔夫球等运动项目,并得到国际足联、国际网联、英国和美国橄榄球联合会等机构的有条件认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该公司董事兼常务副总经理徐靓告诉界面新闻,从2015年开始,公司销售额年复合增速达到25%以上,“但今年受疫情影响,我们下降比较厉害,全行业都是这个样子。”